小龍人|www.558889999.com|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|www.447166.com|www.390044.com|香港最快报码现场直播|hg666.com|449466.com|澳门开奖现场直播|今晚开奖结果
所在位置:主页 > www.390044.com >

魔影下的“黑客”——谭玉和(五)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05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现在的人,不玩玉石的大概对黄龙玉一无所知,但凡玩玉石的对黄龙玉趋之若鹜。

  黄龙玉,最初人称黄蜡石。2000年前后,贺州石商在云南龙陵与芒市交界一带的苏帕河中发现了“云南黄蜡石”。在当地人看来,它有着田黄般的颜色、翡翠的硬度,与和田玉等软玉相比,硬度更好、透明度更高、色彩更鲜艳丰富。由于其产在龙陵,又以黄色为主色,故最终得名为黄龙玉。

  黄龙玉的主色是黄色和红色,黄色寓意“富贵”,红色寓意“吉祥”。这是一种非常优秀的玉种,既可以把玩原石,也适合雕刻成各种摆件、饰品,深受消费者青睐,成为当今玉石收藏新贵。前些年还只是点缀厅堂的观赏石,近年来摇身一变,晋升玉石。由最初几元钱一公斤涨到了近万元一公斤。业内人传,一些极品的单位克重价格,更是超过白银,直追黄金。2003年前后,龙陵黄蜡石迅速在两广观赏石市场铺开。

  也就是从2003年开始,谭玉和也来了雅兴,迷上了黄龙玉。他说,有一次,他和两个爱玩黄龙玉的石友一起,花了几千元从云南拉回一卡车的黄龙玉石材,他分得一吨多。从此,他对黄龙玉情有独钟,心有所痴。

  随着黄龙玉的价格和收藏热的飙升,也随着谭玉和权力和资本的高升,谭玉和从开始玩黄龙玉的石材,逐步玩起黄龙玉的雕刻珍品。

  当然,谭玉和玩黄龙玉的雅兴,除了投资收藏,别有生财之道,那就是坐等“雅贿”。黄龙玉的雕刻珍品,价如黄金。谭玉和要玩黄龙玉,需要巨额资金。这巨额资金从哪里来?

  这回,谭玉和不搞直接的权钱交易了,搞权力的期货交易,也可称之为“期权交易”。利用自己“在其位谋其政”的权位优势,迫使周围的人送钱。谭玉和从⒛08年到⒛10年,每年都要去云南买黄龙玉。自然,去云南买黄龙玉所花的钱,都以他手中的权力为诱饵,钓取他人的钱财。

  身为县委书记,谭玉和去云南买黄龙玉,是有违组织纪律的,本不应该张扬,但他每次去云南,总是在他的身边人放出风声,那用意本言自明。有的人,知道谭玉和去云南买黄龙玉,看在他手中的权力上,或直接送现金,或鞍前马后为之张罗,谭玉和去云南也就财源滚滚,生意兴隆了。

  贺文(化名)交代:“2008年七八月份的一天,谭玉和告诉我,他要去云南。我这个人是比较会做人的,我说给你点费用去用一下吧。谭玉和说可以啊。我说我在公司等你吧。挂完电线元的。我估计谭玉和快到我公司楼下时我提着钱下楼去等他。谭玉和开着单位配给他的军牌车到后,我打开他后排的车门并上了他的车,上车后我用客家话对谭说:这是我给你的费用,放在后面,我就不陪你去了,你玩得开心点。谭说:多谢!我把钱放在他汽车的后排座位上后马上下车到公司工作了。

  “2008年12月份左右的一天,谭玉和也是对我说他要去云南,我又在我公司楼下谭玉和的汽车上给了他5万元人民币。

  “2009年8月左右的一天,谭玉和又对我说他要去云南,我在我公司楼下谭玉和的汽车上给了他5万元人民币。

  “2010年7月初,谭玉和去云南买黄龙玉,去之前我在贺州台湾街旁边的一个茶庄门口送了5万元人民币给谭玉和。”

  贺文交代的这三年间,谭玉和数次去云南买黄龙玉,仅在他的老乡、贺州市民营企业老板贺文身上就搜刮了25万元人民币。

  有了这25万元人民币,还有一些人送的数万元,谭玉和到云南买黄龙玉,自然就出手阔绰,自然就满载而归。然而,谭玉和黄龙玉的生意越红火,他的权力腐败程度就越高,距离栽跟头的日子也就不远了。

  掩盖罪行是所有贪官的本能。这些年来,贪官掩盖罪行,或者说处置贪污受贿的巨额钱财,大体是两类手段,一是挥霍,二是藏匿。挥霍自有挥霍之道,购房地产有之,养情妇有之,送子女出国有之。藏匿也自有藏匿之法,如南丹县原县委书记万瑞忠将受贿的几百万元运回老家埋人地下,如自治区民政厅原厅长将受贿的几百万元运回亲戚家放进保险柜,等等。

  面对越积越多的受贿现金,谭玉和既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和兴奋,也有他难言的苦闷。这些受贿得来的数以万计的现金,怎么处置,如何藏匿,才能既掩人耳目,规避党纪国法,又能随时掌控,为我所用?存进银行?不行!很容易授人以柄。藏在家里?也不行!偷盗“偷”出大贪官的故事他时有所闻。买房产?更不行!等于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

  怎么办呢?这真是苦煞了县委书记谭玉和。他说:“我担任钟山县长后,权力逐步大了,求我办事的人也多了,送感谢费、送红包的人越来越多。我收下之后,不敢存进银行,因为存进银行查起来容易,也不敢长期放在家里。”

  想来想去,比来比去,谭玉和觉得,还是他的老乡贺文可靠:“考虑到我跟贺文的关系不错,又是老乡,他这个人比较仗义,生意也做得比较大,所以就逐步把钱交给贺文保管。我记得2003年初的一天,我对贺文说,我这里有一些钱,反正一下子用不着,放在你那里。贺文说,那你就拿来吧。我记得第一次给贺文细万元,是在贺文的办公室里给他的。他当时验完后,当场写了一张字条给我。过后,每当我手头上有30万-40万元,就交给贺文保管。每次他都写一张字条给我”

  贺文交代:“谭玉和从⒛03年左右开始到今年五六月份,陆续存放了500万元在我这里保管,每笔我都出具了借条。

  “2003年的一天,谭玉和主动问我,他那里有一些钱想放在我这里,问我行不行。我知道他是做官的,有些钱也正常,我也不好多问,就答应他可以。

  “从那时起,谭玉和就陆续拿钱放在我这里。但当时我们并没有约定利息,对我来说做生意需要用钱,正好就算我借他的。所以谭玉和每给我一笔钱我就写一张借条给他。谭玉和放了多少钱在我这里保管,我是没有文字记录的,只记在脑子里。到2006年初的时候,我让谭玉和把所有借条拿去我办公室,我们两个人核对了一遍,刚好是200万元,我把原来写给谭玉和的借条全部收回撕掉了,另外写了一张200万元的借条给他。

  “从2006年至2007年7月,谭玉和又陆续放了300万元在我这里。我记得最后一次是2010年六七月份的一天,谭玉和拿了60万至70万元人民币到我办公室,我写了一张借条给他。同时我们又核对了一遍,谭玉和放在我这里保管的刚好是500万元人民币。

  “我和谭玉和是多年的朋友,他知道我是实在人,也信得过我,我不会轻易把这些事情讲给别人听,连我老婆都没有说过。谭玉和也许觉得把钱放在我这里比较安全,才把500万元交给我保管。

  “谭玉和每次给我钱都是在我公司,我每次点过后当场写一张借条给他。收到谭玉和的钱我并没有存人银行,而是直接用于购买钢材、水泥等基建材料或者支付工钱。

  “我今年(2010年)8月去澳大利亚之前又和谭玉和核对过一次数额,他放在我这里的钱一共是500万元。我还对他说:如果你需要花钱,就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好准各给你。谭玉和说:暂时不用,用的时候再说。我没有什么文化,平时不喜欢记账,谭玉和给我的钱也没有交给会计,而是我自己保管使用,需要用的时候就先拿来用了。

  “今年8月我去澳大利亚之前,谭玉和在我公司对我说,因为滨江花园的用地问题,检察院的人可能会找我。我叫谭玉和把借条处理好,他说他已经放好了,让我放心。”

  谭玉和把受贿得来的500万元名“借”实存在贺文处,这一招,狡猾是狡猾了,但不免过于愚蠢。愚蠢之一,他忘记了“无商不奸”的古训。愚蠢之二,受贿的事实怎能掩人耳目?愚蠢之三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党纪国法怎能规避?

  2010年8月18日,贺文从澳大利亚飞回到香港,当天从深圳口岸人境。他自认为从香港转到深圳再潜回贺州,神不知鬼不觉,一两天办完事后又再飞出境。但令贺文意想不到的是,他一人境就被警方扣留

  2010年10月19日下午,谭玉和在县委会议里,正在向自治区纪委领导汇报工作,忽然他的手机响了。他一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,心猛地一跳,赶紧离开座位,到会议室外接那个电话。电话那头传来沮丧的声调:“贺文被抓了。”好长一会时间,他才回到会议室。与会人员看见他脸色苍白,两眼呆滞,一副忐忑不安的神色。

  第二天一早,谭玉和便借故赶回贺州老家。他从母亲的衣柜里翻出他原先藏着的那几张字条(贺文写给他的“借条”),然后,他从二楼客厅的屋角里拿出一个铁皮垃圾铲,借着打火机摇曳的火苗,点燃那几张“借条”。一瞬间,那几张“借条”被烧成了灰烬。此时,他阴沉的脸上闪过一丝只有他才体会得到的冷笑

  但是,党纪国法这把达摩克利斯剑已经高悬在谭玉和的头上。2010年11月22日晚8时,谭玉和在钟山县迎宾馆的翡翠包厢里吃完“最后一个晚餐”后,自治区调查组向他宣布了自治区纪委常委会关于对他实行“两规”的决定,并连夜将谭玉和带回南宁

  2012年2月16日,谭玉和受贿案在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。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南宁铁路运输检察分院以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对谭玉和提起公诉,指控其在任职期间收受29笔贿赂,受贿人民币480.3万元,美元1.8万元,港币10万元,价值3万元人民币红木家具一套,价值6万元人民币的2间铺面,价值2.1099万元的彩电一台。